七旬空巢老人买充气娃娃解闷 摆好只看不用(图)

2019-07-05来 源:网络整理 栏目:文化新闻

  西安七旬空巢老人买充气娃娃解闷 摆好只看不用

  灯火辉煌的城市中,无论是独居的空巢老人,还是漂泊于异乡的单身汉,时不时地会发觉,自己的生活缺了重要的一部分——性。于是,各种渠道的寻觅之后,成人用品羞答答地走入了一部分人的生活。

  灯火辉煌的城市中,无论是独居的空巢老人,还是漂泊于异乡的单身汉,时不时地会发觉,自己的生活缺了重要的一部分——性。于是,各种渠道的寻觅之后,成人用品羞答答地走入了一部分人的生活。

  据不完全统计,散布于西安小巷街道的约2000家成人用品店,一年的出货量超十万件;而在搜索引擎中输入“西安成人用品”的关键词,搜索结果也数以千万计。数字是冰冷的,但蕴藏在数字背后的故事,却让人唏嘘。

  11月18日,西安小东门环城公园内,很多树叶早已掉了,干枯的树枝上被老人们挂上了鸟笼。十几个老人围在一起,有的打麻将、有的拄着拐杖聊天,还有人干脆静静地坐着,聆听着鸟的叫声。

  按约定的时间,华商报记者拨通了李师傅的电话。连拨三次,老人才接电话。见面打过招呼后,李师傅没让记者说话,而是带着记者走了很远,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聊了起来。“如果不是你多次联系,我是不会见你的,也不会跟你交谈的,因为有些事你们这些年轻人不懂,也很难体会。”

 

 

  生活缺一半 朋友推荐“另一半”

  距离小东门不远的老家属院,是李师傅的家。他今年七十岁,两个孩子。儿子在国外生活,女儿大学毕业后在上海成家立业,自从老伴3年前因病去世,孩子们就很少回家。儿子接他去国外,但因为不懂外语,生活实在不方便。去女儿那里,上海的饮食,他又不太习惯。所以,他一年中在上海生活几个月,大多数时间还是在西安待着。

  李师傅跟老伴是年轻时在工厂里认识的。当时,老伴还是厂里的厂花呢,说到这里,老人停顿了一下,好像在回味着什么,眼睛眯起来笑了。

  老伴三年前去世,他一直无法走出来,有人给他介绍过老伴,但面临双方子女和财产等问题,比年轻人找对象麻烦得多。

  李师傅说,除了耳朵不太好以外,自己身体其他方面都比较健康,“生理那方面的需求还是有的”。去年别人给他介绍过一个,年龄差不多,“当时相处得还可以”。有一次他提出发生性关系,谁知对方说,“这么大年龄还想这事,老不正经”。李师傅想来想去,还是算了。他还有点这方面的需求,“如果结婚连碰一下都不行,那不是活受罪吗?”

  后来,一位从事中医的老朋友给他推荐成人用品。这位老友的情况跟他差不多,也是没老伴,但身体比较好,几年前开始用成人用具来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刚开始两个老人谈这个时,还不好意思,“但是说开了也没有啥”。

  今年初,到成人用品店里看过充气娃娃后,李师傅花了一千元左右,买了一个。“像我这样的年纪,一年也用不了几次,大部分时间都是把气放掉藏起来”,有时也会充上气,只看不用,用“她”来解闷。

  李师傅打开衣柜,从一个原来装苹果的纸箱子里拿出一个卷起来的娃娃,随后用脚踩打气泵把娃娃吹起来,呲呲声中一个四肢躯体饱满的人形娃娃逐渐充盈起来。老李说,这样把气打足了,晚上使用或陪着睡觉;如果想让“她”陪着喝茶,保持坐姿时,“气就要放掉一些,那样好摆姿势”。

  说着,老李把充气娃娃的气放掉了一些,把“她”安置在一把藤椅上,身上还穿上睡衣,有时老李也会给“她”把老伴的衣服穿上,自己泡一壶茶,一边是他,一边是另外一个“她”,就这样坐着,喝着茶,看窗外的万家灯火。

  老年人生理需求差异化是现实存在

  家住西安南郊的张先生跟老伴都是退休教师,夫妻关系比较融洽。

  据六十多岁的张先生介绍,他跟妻子都是学校老师,要孩子比较晚,育有两个孩子,第二个孩子出生时,国家开始实施计划生育政策,张先生就做了绝育手术。妻子50岁后,对性基本没有要求,而他还是比较强烈的。前几年,在夫妻生活方面,两人发生过多次争论,有时妻子为了照顾他或者安慰他,很不情愿地答应了。这几年,老伴明显不愿意,也不太愿意让张先生碰她。为此,两人经常吵架,为这种事吵架无法跟人说,感觉很郁闷。

  老年人在生理上的这种差异化需求,是现实存在的,也无形中增添了一些家庭矛盾。今年6月份的时候,老伴跟他商量,如果还有需求,她愿意帮他买个充气娃娃来解决。老伴给他讲这件事时,张先生感到特别气愤,哪里有老伴给出这馊主意的,但在商量未果的情况下,老伴竟然偷偷地买来了。有一次他需要时,老伴就把充气娃娃抱来。

本文链接:七旬空巢老人买充气娃娃解闷 摆好只看不用(图)

猜你感兴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