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非社交网络出现种族主义言论 刺痛“昔日伤痕”

2019-11-04来 源:网络整理 栏目:商业新闻

  近日,南非社交网络出现的种族主义言论,让种族主义的阴影又一次笼罩“彩虹之国”。在种族隔离制度终结22年之后,南非社会依旧存在明显的断层线,此次由社交网络引发的论战再次刺痛南非“昔日伤痕”。

  1月9日,在勒斯滕堡举行的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非国大)成立104周年庆祝活动上,南非总统祖马对种族主义说“不”。他表示,一小部分人仍希望恢复种族分离和重建种族隔离制度,这些人生活在过去,没有展现出真正的新南非。

  “实现种族和解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2016年新年庆祝过后,夸祖鲁—纳塔尔省海滩上丢弃的垃圾成了南非一场全国论战的导火索。当地房产从业人员彭妮·斯帕罗在社交网络脸书上留言称:“我以后就叫南非黑人‘猴子\\’了,因为野生小猴子和他们做一样的事情:捡垃圾和丢垃圾。”另一名经济分析师克里斯特·哈特则在推特上表示,现在针对少数群体的“仇恨”增加了,暗指白人受到歧视。

  这两人的言论旋即在网络上引起轩然大波,成为南非诸多报纸的头条新闻。一石激起千层浪,困扰南非四大族裔多年的种族主义旧梦再现。“我想将这个国家所有的白人都清除掉。”南非一名公务员韦拉皮·库马洛在脸书上的发言更是耸人听闻。当地政府认为这样的言论“非常野蛮”,于是将其开除公职。

  非国大发言人齐齐·科杜瓦称这些言论是“极端偏执的”,这些人应当受到惩罚,因为他们“让南非倒退了”。非国大已对彭妮·斯帕罗、克里斯特·哈特等人的言论进行控告,但却未对韦拉皮·库马洛作出控告,因为前者才是挑事源头,库马洛只是进行了回应,但其作为公务员发出这种言论是“应受谴责的”。

  南非种族关系协会就此回应,认为非国大的表态中存在“不可接受的歧视”,这不利于和解。该协会发言人米恩可·斯泰特勒表示,距离曼德拉当选南非首位黑人总统已有22年,这一系列种族主义言论显示“实现种族和解仍有许多工作要做”。

  “种族和解应深入人们的思想之中”

  彭妮·斯帕罗挑起了此次论战,她的另一层身份让该事件迅速“政治化”。斯帕罗是反对党民主联盟的党员。民主联盟随即取消了她的党员资格,并谴责她“缺乏人性”。南非人权委员会已就她的言论展开调查。

  非国大8日表示,准备通过更严苛的法律打击鼓吹种族主义、种族隔离的言行。据悉,新的法律将参考德国对否认屠杀犹太人言行的处罚,鼓吹种族主义、种族隔离的言行将被认为严重侵犯人权而面临牢狱之灾。非国大“党鞭”办公室发言人莫洛托·莫塔波表示,现行的法律不足以震慑种族主义者。尽管有许多种族主义行为实例,但没有人因此被投入监狱,这已无法应对种族主义犯罪。非国大要在全国各地开展反对种族主义的运动。

  纳尔逊·曼德拉基金会则表示需要唤起“曼德拉精神”。该基金会主席塞洛·哈坦格表示,“立法打击种族主义并非问题的关键,应当追随曼德拉的智慧:和解是一个思想进程,这比司法框架更为迫切,种族和解应深入人们的思想之中。”

  根据南非总统府的调查,2000年时,72%的人认为种族关系改善,而2012年这一数字仅为39%。从另一个角度讲,日益深入人们生活的社交网络是此次事件的推手。米恩可·斯泰特勒认为,在社交网络上,人们会说出平时不会说的话。种族矛盾在现实生活中并没有网络语言那么猛烈。

  “没有经济平等就没有种族和谐”

  这次论战显示了南非种族问题的敏感性。1月8日,南非正义与和解研究所发布《民族和解、种族关系与社会包容》的报告称,种族隔离结束22年之后,61.4%的南非人认为,种族关系没有改善或者较1994年首次民主选举时有所恶化,只有35.6%的人认为他们在生活中没有遇到过种族主义。

  在这份报告中,59.2%的南非人认为国家在民族和解方面取得了进步,69.7%的人继续将其视为国家目标。但是,经济不平等依旧被认为是南非社会分歧的最常见理由。族群之间的信任感依旧不高,67.3%的人表示不信任或不太信任其他族群的人。

  南非正义与和解研究所评论称,“南非依旧是一个高度分裂的社会,一些断层线根深蒂固”。2015年的调查显示,贫富差距、种族、政党成为南非社会分裂的最主要原因,语言、传染病偏见等是部分原因。总体上,种族隔离时代的历史与结构性遗产仍未完全消除,社会模式与偏见也扩大了种族之间的隔阂。

本文链接:南非社交网络出现种族主义言论 刺痛“昔日伤痕”

猜你感兴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