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弟俩遭工程车碾压经历5次手术 肇事司机仍失联

2019-10-28来 源:网络整理 栏目:商业新闻

哥弟俩遭工程车碾压经历5次手术 肇事司机仍失联


妈妈特意把弟弟放在哥哥右侧,弟弟一伸左手,就能拉到哥哥。

冬日午后,温暖的阳光透过窗帘,照进省儿保滨江院区14楼的病房中。三岁零两个月的双胞胎兄弟“大大”和“小小”各自躺在相邻的病床上,睡着了。病床的枕头前,摆放着兄弟俩平时最喜爱的玩具——一辆卡通挖掘机和几辆披着金黄色外衣的翻斗工程车,床头还放着iPad。爸爸妈妈说,两兄弟平时用iPad,也经常看大卡车的视频。

大大和小小可能还不知道,就是他们平时最喜爱的工程车,却给他们的身心带来无法挽回的创伤:因为在车祸中被工程车碾压,弟弟小小的右臂手肘以下部位被迫截肢,哥哥大大全身多处骨折,右脚大面积创伤。

这是发生在一个月前的悲剧。当时钱江晚报曾做报道。

这个意外,让原本幸福的一家人一下子掉进了噩梦般的现实——

大大和小小还那么小,除了身体上的痛让他们有时大哭之外,他们并不知道今后的人生已经被改变。而这家的大人们却不得不面对现实并且坚强起来:筹医疗费,如何处理兄弟俩的心理创伤,还有未来怎么向孩子们解释他们为啥和别人不一样。

前几天,双胞胎的奶奶翁大妈打进12345市长公开电话求助。他们希望事发肇事司机至少能到医院来看望一下病床上的兄弟两人。

工程车在碰撞后刹停

车轮却已碾过两个孩子的手脚

看着“大大”和“小小”双双来到这个世界,一步一步成长到今天,11月6日的事故是妈妈金悦和爸爸凌励斌心中永远的痛——

当天中午12点多,“大大”、“小小”和一家人在上塘路附近的亲戚家里吃完午饭,爷爷便用自己的电动车载着两个孙儿回家。

电动车由南向北行驶到上塘路湖州街路口时,正好碰上红灯。等到直行的绿灯亮起,爷爷便骑车直行,没想到,同样在这个路口等待通行的一辆工程车,正巧是右转。

当这辆工程车右转时,载着双胞胎的电动车刚好行驶到工程车车头前,由于距离很近,工程车一下子就撞到了电动车。

钱报记者当时也去采访了现场。一位目击者说,骑电动车的爷爷一看两个孙子摔出去了,赶紧爬起来。但此时,工程车虽然在碰撞后刹停,右侧车轮却已经碾过了两个孩子的手脚。

爸爸凌励斌给记者看了看双胞胎被救出时的照片,大大的右脚开了道大口子,深可见骨;小小的右手臂手肘以下部位完全被碾烂,血肉模糊。

孩子被紧急送往医院。当天下午四点多,大大和小小被转至省儿保滨江院区进行抢救。弟弟小小的伤势较重,医生不得不紧急做了截肢手术,将弟弟的右手部分截肢。哥哥大大的两脚皆受了伤,医院进行紧急抢救,终于保住了“大大”的两腿。

兄弟俩已经历了5次手术

除了肢体创伤还有噩梦

昨天早上,弟弟小小被推入手术室,经历了一次植皮手术。这是兄弟俩入院以来共同经历的第五次手术了。幸运的是,手术很成功,医生说,如果恢复良好,不出意外一周左右,小小就能出院啦。而大大的病情还稍稍复杂一些。“哥哥经历了清创手术和骨折固定手术后,现在还留有一个创面,我们需要等创面成熟后,再做一个创面覆盖手术,如果顺利,两到三周后,哥哥也能出院。”

当然,即使兄弟两人出院后,今后随着他们的成长,还需要到医院来进行多次修补和义肢手术。至于事故留下的后遗症,则会伴随孩子们一辈子。“弟弟右手已经截肢了,今后的生活那就不必多说了,哥哥的右脚即使恢复,今后的功能也会比之前要差一点。”

而另一问题也很棘手——车祸给这对年仅三岁的双胞胎带来的心理创伤。

爸爸凌励斌告诉钱报记者,车祸后,孩子的胃口就不好,每顿饭最多只能吃三四个馄饨,两兄弟只有20多斤重,在同龄儿童中显得瘦小。“大大几乎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突然惊醒坐起来,拉着我们说‘我怕我怕\\’,小小因为手臂截肢,所以常常会哭着喊手臂痛。”

昨天下午三点多,兄弟俩双双睡醒啦。小小睁开了水灵灵的大眼睛,露出了招牌式的微笑,大大伸出双手,揉了揉眯着的双眼。

即使住在医院,大大和小小每天也要“兜兜风”。爸爸妈妈把两兄弟抱起来放在婴儿车里,推着车在走廊里一齐溜达。兄弟俩那漂亮的脸蛋搭配着一头帅气的卷发,立马吸引了隔壁不少家长们的目光。“囡囡啊,给大伯伯笑一个看看……”看到有人逗自己玩,兄弟两人立马进入了状态。小小害羞地拉下婴儿车的棚子遮住小脸,哥哥大大方方地摆出POSE,露出笑脸给大家,然后赶紧把弟弟的棚子拉起来,兄弟俩眼神一对,弟弟也不再那么害羞……

肇事司机

如今连公司也联系不上他

本文链接:哥弟俩遭工程车碾压经历5次手术 肇事司机仍失联

猜你感兴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