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幼童接种疫苗死:问责1年疫苗仍未质量检测

2019-10-17来 源:网络整理 栏目:旅游新闻

赵一晨的母亲邵段。

  赵一晨的母亲邵段。

  2014年5月,2岁幼儿赵一晨在接种“乙型脑炎灭活疫苗”后,出现发热、呕吐、昏迷等反应,随后被确诊为病毒性脑炎,如同植物人一般接受治疗至今。

  2015年6月25日,赵一晨的母亲邵段告诉澎湃新闻,事发一年多,孩子的治疗费用已让她家欠下10万余元外债,而当地仍未公布对疫苗事件的调查结果,“到底是疫苗有问题,还是有啥其他原因,一直没有说法”。

  在赵一晨接种疫苗的河南省周口市沈丘县赵德营镇中心卫生院,2014年曾先后出现了3例接种疫苗疑似异常反应病例,其中2名幼儿死亡。

  6月25日,周口市卫生局疾控科科长于学华向澎湃新闻表示,事后经主管部门对该批次疫苗进行调查,赵德营镇中心卫生院存放期间的冷藏保存记录有缺失,接种医生在注射流程上也不规范。

  7月2日,长期关注疫苗问题的法学专家、复旦大学法学院副教授杜仪方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按照相关规定,当地主管部门应主动对死伤患儿进行异常反应调查诊断,“当地主管部门存在过错,属于行政不作为”。

  乡镇卫生院接种疫苗,3名幼童两死一伤

  邵段是沈丘县赵德营镇居民,2014年5月9日,她带着刚满1岁的女儿赵一晨前往赵德营镇中心卫生院,接种“乙型脑炎灭活疫苗”。

  “刚注射完,孩子就出现发热,口吐白沫,浑身抽搐。”邵段说,女儿随后被确诊为病毒性脑炎,过去一年曾先后辗转周口、郑州、北京多地求医,目前仍在河南省中医院第二附属医院进行康复治疗。

  在赵一晨接种疫苗出事后,同批次疫苗仍继续使用。

  2014年5月31日,赵德营镇另一名3岁幼儿杨岙深,在该镇北杨庄村卫生所接种同批次“乙型脑炎灭活疫苗”,出现口吐白沫、昏迷等症状,后转至郑州市儿童医院,经救治无效后死亡。

  沈丘县卫生局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曾接受央广网采访时介绍,赵一晨、杨岙深接种的“乙型脑炎灭活疫苗”,是由辽宁成大生物股份有限公司生产,生产批号为201311B29,有效期至2015年5月11日。

  另据中新网报道,2014年7月10日,沈丘县冯营乡西王村村民郑辉,带着年仅3个月大的女儿,前往冯营乡卫生院防疫门诊接种疫苗,分别接种了“百白破”、“B型流感嗜血杆菌结合疫苗”和一粒“脊灰糖丸”。

  接种当晚,郑辉的女儿就出现轻微抽动、感冒发烧等症状,经乡卫生院、周口市中心医院检查后,医生给出3种可能性结果:支气管炎、严重急性脑炎、疑似中毒。经一个月的抢救,仍未保住孩子的命。

  6月24日,郑辉在接受中国之声采访时表示,他曾就疫苗事件咨询过相关部门,但没有得到确切定论,“卫生院说不良反应是存在的,但是谁也说不了是什么反应,是跟疫苗本身有关系?还是孩子本身有问题?”

  相关责任人被处理,当地未检测涉事疫苗

  6月25日,周口市卫生局疾控科科长于学华告诉澎湃新闻,事发后,主管部门曾对该批次疫苗进行调查:疫苗从厂家到赵德营镇的运输、存储冷藏记录都没有问题,但在赵德营镇中心卫生院存放期间,冷藏保存记录有缺失;另外,接种医生在“注射流程上不规范,存在疏漏”。

  于学华还介绍,乙型脑炎疫苗共分两种,一种是“乙型脑炎监督活疫苗”,属于中国第一类接种疫苗,接种费用由国家承担;另一种则是“乙型脑炎灭活疫苗”,属于第二类接种疫苗,由公民自费且自愿接种。于学华说,后者“在接种前,医生要进行告知”。

  邵段告诉澎湃新闻,赵德营镇卫生院并未告知疫苗类别问题,“我们打的都是收费疫苗,收了74.5元。”并且,在赵一晨接种完后,接种医生没有在接种证上写明接种疫苗的名称、生产厂家、批号等信息,接种日期也被错写为“2014年4月9日”,而日期对应的疫苗名称为“乙脑减毒活疫苗”。

  负责调查疫苗事件的河南省周口市疾控中心副主任赵伟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表示,对于赵德营镇卫生院的疏漏和过失,“该处理的人都处理了”。

  中国网河南频道曾报道,  2014年8月,沈丘县卫生局对赵德营镇卫生院相关责任人做出了处理。

  其中,赵德营镇卫生院医生赵丽,因疫苗接种不规范、业务不熟,被取消预防接种资格并调离公共卫生服务站;镇卫生服务站副站长王秀民,不遵守相关规定存放及发放疫苗,进行冷藏条件下储存、运输,且疫苗接种管理不规范,让未纳入“乙脑灭活疫苗”接种点的村卫生室进行乙脑疫苗接种,被免去副站长职务;赵德营镇卫生院院长刘华则被行政警告。

本文链接:河南幼童接种疫苗死:问责1年疫苗仍未质量检测

猜你感兴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