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肃公路烂尾民工讨薪三年:施工方不认账、政府称无责

2019-08-29来 源:网络整理 栏目:旅游新闻

央广网12月22日报道,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甘肃省陇南市文县山大沟深,多年来,交通不便一直是制约当地经济社会发展的主要瓶颈。2007年1月,陇南市、文县两级政府通过招商引资的形式和一家投资公司签订国道212线高楼山隧道及引线工程建设经营合同,这是甘肃省公路建设领域的第一个BOT项目。

所谓BOT,是政府和社会资本合作,私营企业参与基础设施建设的一种模式,由企业投融资,政府准予其在一定期限内特许经营,收回投资后将产权交还政府。这个被当地寄予厚望的项目几经波折,直到2012年才正式开工,2013年底因投资方资金链断裂,陷入烂尾状态,上百名农民工的血汗钱讨要多年无果。

葛洲坝集团承建的高楼山隧道已经停工三年多。

在G212线高楼山隧道A标段(进口)的施工现场,记者没有看到一个工人,只有钩机、货车、水泥搅拌等工程设备停在路边,几近陈旧。负责现场施工的劳务公司负责人陈兆禄告诉记者,隧道已挖到566米处。“我们停工了三年,农民工工资以及完成工程的造价这么多钱都没给,当时进来的时候还牵涉到2500万工程保证金。”

从施工现场沿山坡而下,走不多远的狭窄道路边上,搭着几顶简易帐篷。帐篷内生活条件简陋,火炉、电视、几张简易床,棉被、吃过的方便面袋等杂物堆放的到处都是。不少讨薪农民工就挤在这里。

记者:您在这呆了多长时间?

何庭贵:这一次过来3个月了,以前在这里呆了1年多。

记者:欠你多少钱呢?

何庭贵:一个月就6千块,总共是2013年到2014年初。一欠就欠了这么久,打电话问一次没有钱,问一次没有钱。

何庭贵是四川广元人,在工地上做喷枪手,他的亲兄弟何庭荣也在这个工地上,做初支工。两兄弟在工地上干了一年多,都没拿到工钱。

80后农民工陈家平说,他有一对双胞胎儿子,因一直拿不到工钱,孩子感冒发烧看病,都要老婆伸手向近邻张口借。“没钱,问老板要钱,老板没有。他前半个月发烧花了几千块钱,这不,在家里面又病了。感冒发烧,烧出了肺炎,在家里亲戚朋友想办法给他看病。”

这些农民工口中的老板,就是承包隧道进口的劳务队福建省富安建设工程劳务公司。拿不到血汗钱,工人们只能一次又一次地找班组长,班组长找劳务公司,而劳务公司由于工程烂尾,也没从施工单位那里拿到钱。无奈之下,今年年初,富安公司负责人陈兆禄带着几位班组长找到文县人社局,希望劳动监察部门能出面给施工单位要钱。文县人社局局长尤小林说,“反映后我们给施工单位发了函,而且跟企业几个负责人联系,他们也明确表态说尽快解决。”

葛洲坝集团承建高楼山隧道组建的项目部已人去楼空。

记者了解到,负责G212线高楼山隧道A标段的施工单位是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西南分公司。根据文县人社局给其发函的内容显示,施工单位共拖欠116名农民工1000多万。包工头称,工程烂尾导致项目B标段(隧道出口)也有67名农民工的工资未能结清。不过,B 标段中标的施工单位是另外一家央企,目前因为纠纷,这家公司已经将文县政府,投资方和丰公司一并列为被告,官司打到了最高人民法院,目前案子还没有了结。

文县人社局劳动监察大队大队长罗文详称,根据函件邮寄短信回执,他确信葛洲坝方面收到了去函,虽然葛洲坝方面相关负责人电话中答应,会尽快过来解决,但一直未见他们派人来,农民工也没有再反映,以为双方私下解决了。直到今年十月,他们才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尤小林局长说:“我们在跟踪调查时没有那么紧,有点欠缺,到10月份以后他们又来反映,我们要求公司要和农民工核对账簿,解决不了,咱们就按有关规定,移交公安部门。”

党中央、国务院近年来高度重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出台一系列政策措施。各地政府也相继出台文件,建立长效机制,根治工程建设领域拖欠工资问题。但在文县的这一项目运行中,早已建立的长效机制并未发挥作用。

迫于农民工讨薪压力,今年11月18日,文县政府向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出告知函。要求葛洲坝方面切实履行与富安公司之间的劳务分包义务,兑现拖欠富安公司的各类债务款项,尤其是所欠的农民工工资。如不履行,造成一切后果由葛洲坝方面承担,且保留将此事告知国资委的权利。

文县人社局向葛洲坝方面发函要求支付116名民工工资。

然而,葛洲坝方面压根对欠下的农民工工资不认账。葛洲坝方面相关负责人表示:“我们跟富安公司没有关系。”

记者:富安公司给我提供了一个票据,是打给葛洲坝集团公司的,为什么会有2500万的保证金?

本文链接:甘肃公路烂尾民工讨薪三年:施工方不认账、政府称无责

猜你感兴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