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财办杨伟民:去产能不会出现大规模下岗

2019-04-13来 源:网络整理 栏目:财经新闻

  12月26日,在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主办的“2015-2016中国经济年会”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对中央经济工作会议部署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进行了详细解读。

  杨伟民认为,结构性改革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校正三个层面要素配置的扭曲。“宏观政策要稳”、“产业政策要稳”等五大政策是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总体思路,实行供给侧结构改革并非是否定扩大内需,不能依靠以文件来落实方案,化解过剩产能必然会有阵痛,兜底政策要保障“两个基本”,相信不会出现大规模的下岗失业问题。

  以下为杨伟民演讲实录节选:

  今年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可以说是一次历史性的会议,不仅对明年的经济工作进行了全面的部署,其实每次都是一样的,但更重要的是对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做了重点部署。会议的主题是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

  下面我从为什么、是什么、怎么做、做什么四方面简单谈谈学习体会。

  一、为什么。去年总书记讲过,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是当前和今后我国经济发展的一个大逻辑,经济发展进入新常态了,当然经济工作的思路也要有一个新常态。对新常态到底怎么看、怎么办,这次讲到了要做到三个必须:一是必须统一思想、深化认识。新常态是世界经济长周期和我国经济发展阶段性特征及其相互作用的一种必然决定的大趋势。也就是我国发展到现阶段,必然要经历的一个规律,一个阶段,就是要统一思想。二是要克服困难,闯过关口。虽然一方面我国经济发展基本面是好的,但另一方面也确实面临很多困难和挑战,这些困难和挑战是绕不过去的,是必须要闯过去的。三是必须锐意改革,大胆创新,克服这些困难,闯过关口,就要按照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的五大发展理念,在理论上作出创新性的概括,在政策上作出前瞻性的安排,就是结构性改革。

  新常态下怎么干,如何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要努力做到多个方面的工作重点的转变,主要是讲了十个更加注重。每一个更加注重都是坚持问题导向和原因导向所提出的,是为了解决问题的,比如说第二个更加注重讲到稳定经济增长要更加注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目前增长下行压力大,投资增长速度下降,工业品价格下跌,企业效益和财政收入下滑,房地产高库存,各类风险增多等等,这些都是病症,但是病根在什么地方,经济工作会议最后的诊断是在供给侧、结构性、体制性矛盾。我觉得供给侧的矛盾是经济下行这些病症,已经不是周期性的下行了,已经主要不是总需求的问题了,病根主要在供给侧。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仅靠扩大需求,不改善供给的话,从长期来看,很难阻止经济的下行,特别是企业效益的下滑。所谓结构性矛盾就是产能过剩比较严重,存在大量无效供给,而有效供给是不足的,存在不少短板。供给结构不适应需求结构的变化,无效供给占用着有效供给的资源。比如说新增贷款当中相当部分用于借新还旧、用于偿还利息,投向中期回报率不高的一些项目,流向了虚拟经济,这样间接抬高了实体经济的成本,还带来了经济的金融化、泡沫化、实体经济与金融的失衡等等这些结构性问题。所谓体制性的矛盾,就是说供给侧和结构性的这些问题根本原因是市场没能够很好的发挥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资源的优化配置存在体制性、机制性的障碍。比如说在现行体制下产能过剩行业的僵尸企业很难按照市场化的原则实现市场化的出清,地方政府、银行都不愿意,各有各的小道理,结果小道理淹没了大的道理,这是为什么?

  二、是什么。我觉得应该包括政策目标、政策对象和政策手段三个方面:

  政策目标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讲得很清楚,就是减少无效供给,扩大有效供给,提高供给结构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最终就是提高资源配置的效率。这是政策的最终目标。

  政策对象,结构性改革要解决的核心问题是校正要素配置的扭曲,我觉得有三个层面的要素配置扭曲:一是企业内部要素的配置及其组合,这主要取决于企业家精神,靠企业科学管理来实现。比如说改革开放之初的大包干就改变了劳动力与土地的组合方式,调动了亿万农民的积极性,产出就提高了,这是最微观层面的。二是企业间要素配置的结构,就是说资源要更多的配置到优质企业,有竞争力的企业,有创新精神的企业,全社会的效率才会提高。上世纪90年代对国有企业进行的战略性结构调整解决的其实就是企业间资源配置效率的问题。现在说要解决僵尸企业的问题,实际还是要解决这样的问题。三是产业间要素配置的结构,也就是通常说的产业结构的调整和优化,要让资源更多的流向有需求、有前途、效益高的产业和经济形态,比如说从农业流向非农产业,从工业流向服务业,从传统产业流向新兴产业等等。改革开放以来,亿万农民从土地上转移出来,转移到非农产业,其实就是最大的供给侧的结构性改革的实践。

本文链接:中财办杨伟民:去产能不会出现大规模下岗

猜你感兴趣
相关阅读